而欣欣的家人仍然住在山里

  深秋十月,已觉萧瑟。距离阳曲县三十公里之外的杨兴乡杨兴九年一贯制学校,太原市易源公益组织发展服务中心邀请的大学生志愿者们正给孩子们上课,楼上正在讲授的是美术课,楼下是音乐课。这两种课程,学校没有专门的老师代课,志愿者们每周从太原市来一次,为这里的孩子义务教学。

  这个学校只有28名学生,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三年级。平日里开校会,一个教室都略显空旷。孩子们从周围的山村聚集到这里求学,每个孩子都有一个独特的故事,透着酸楚,也满载着社会的变迁历程。

  杨兴九年一贯制学校教导主任薛文介绍,学校有28个学生,这28个孩子中,除了14个家庭贫困的,还有14个留守儿童,均以单亲家庭为主。

  今年读初一的小宇记得,7岁那年跟随着父母在晋南的一个小县城里生活。父亲是一名厨师,每天忙忙碌碌。一次,上班途中,父亲不幸遭遇车祸身亡。失去父亲的小宇很害怕也很伤心,本来以为母亲会陪伴他守护他,然而,有一天,母亲说:“我带你回老家,你在老家和爷爷奶奶住几天,过了冬天,妈妈就来接你。”

  他在村口下了客车,母亲和他挥了挥手,坐车离开了。就这样,他回到了爷爷奶奶家里,一直等妈妈来接他。“6年了,她还没来接我。”小宇腼腆地笑了笑,脸上没有怨恨,也没有伤痛。

  小宇说他不怪妈妈,妈妈一定有不得已的难处,他过得很好,姑姑和叔叔给他买新衣服,爷爷奶奶也很疼爱他。他会好好努力学习的,争取考上大学。

  校长刘栓林说,小宇平时不爱说话,有时候老师想与其深度沟通,涉及到家庭问题,孩子就会很排斥,沉默面对。“不难想象,他们非常渴望父母的爱,这种童年的缺憾,任何东西都无法弥补。”

  相对于其他同学而言,欣欣的情况则显得更为特殊,她也是单亲家庭,跟随母亲和外祖母在张掖村生活。张掖村在大山深处,随着搬迁政策,村民们都搬迁到交通便利的山下,而欣欣的家人仍然住在山里,成为了张掖村唯一的一户人家。

  平时,家人在鄯都村里租用了一间房子,欣欣和姥姥住在这里。由于山里还养着一些牛羊,照顾不过来,大人常常把欣欣独自留在山下,回到张掖村劳作。

  从鄯都村到张掖村有10公里,其中15华里可以驾车前行,5华里却要靠双脚攀爬,短短一截路就需要一个小时才能走完。欣欣说,她不喜欢山里的家,还是觉得山下好。

  一个月里,总有五到七天的时间,欣欣一个人吃住,每到夜里,她会很害怕:“如果妈妈能陪我该多好啊!”

  28个孩子中,有一个孩子格外引人注目,他就是小殷。他的一只耳朵上戴着银光闪闪的耳环,看到你,远远地就会招手打招呼“嗨”。

  他会唱薛之谦的《丑八怪》,马旭东的《入戏太深》,有人要求他唱一首,他就大大方方地唱起来,声音很好听,旋律也很优美。

  小殷说,自己是从电视上学的唱歌。今年13岁的他,想当明星已经好多年了。去年,他一再要求妈妈带他去打耳朵眼,妈妈就带着他去了阳曲县城,在一个首饰店里打了耳洞。

  “就痛了一下,买了两只耳环,丢了一只,我就天天戴着它,怕它再丢了。因为我就这一只耳环。”这个男孩说。

  他本来还担心老师会禁止他戴耳环,没想到一路绿灯。“老师问我为啥戴耳环,我说我想当明星,老师就没管我。因为大家都知道我想当明星啊。”

  小殷家里的农作物有芸豆、玉米和胡麻,每年收入五六千元。父亲因为腿部残疾,就没有外出打工。这样的家庭尽管清贫,但也充满了温馨。

  家人生活在村里,对明星有种诚惶诚恐的崇拜,而孩子的这种梦想,让他们很快乐,他们笃实地相信,殷宪华以后就是一个明星。

  小殷有梦想,让其他孩子们很羡慕,也是从这里,大伙儿才知道梦想是怎么回事儿,有的孩子在心中也勾勒了属于自己的梦想。

  殷宪华现在会写简单的谱子,他上音乐课的时候很认真,牢记着老师的每一句话,他说,自己以后会写谱作曲,做一个有才华的明星。

  提供这些课程的是一帮大学生志愿者。这是由太原市易源公益组织发展服务中心倡导并组织实施的“彩虹圆梦行动——手拉手帮助困境儿童成长圆梦计划”项目。这些大学生志愿者就是“彩虹使者”。他们每个星期五给杨兴九年一贯制学校的孩子们上音乐课、美术课或体育课。在此之前,因没有会教音乐和美术的老师,这里的孩子们没有上过音乐和美术课。

  原媛是一名大学生志愿者,她深爱这份事业,并鼓励身边的同学和朋友都参与进来。“孩子们喜欢上音乐和美术课,每次上课他们都睁大眼睛认真听,课堂气氛很活跃,他们喜欢提问题,喜欢展示自己的作品。下课后,围着你不停地提问,希望你讲出更多的新鲜东西。从他们的眼神里你就能看出来,他们很喜欢你。尽管是做公。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4-2018 秒速赛车_秒速赛车平台-【秒速赛车彩票官方指定】 版权所有    鲁ICP备9879415-1号|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