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现在不?片里有一场戏

 

 

 
 
 

 

 
 
 
 
 
 
   
 
 
 
 
 
 
 
 

 

 
 
 
 
 
 
 
 
 

 

 

 
 

 

 

 

 
   
 
 
 
 

 

 

 

 
 
 
 
 
  •  

 

 
 
     
 
 

 

 

 

 
 
 
 

 

 
 
 
 
 
 
 
 
   
 
 
 
 
 
 
 

 

 

 

 

     
 
 
 
 

 

 

 
 
 
 

 

 

 

 
 
   
 
 
 
 
 
 
 
 
 

 

 

 
 
 
 

 

 

 

 
 

 

 

 
 
 
 
 
 
 

  由侯孝贤监制、刘杰导演,杨幂、郭京飞、李鸿其主演的影片《宝贝儿》今日上映。影片讲述一个因严重先天缺陷而被父母抛弃的弃儿江萌(杨幂饰),试图拯救另一个被父母宣判了“死刑”的缺陷婴儿的故事。影片延续了刘杰一贯的风格,用真实的镜头关注现实问题,希望观众能关注到日常生活中被大家忽略的群体——天生缺陷孩童以及他们的家庭。

  《宝贝儿》是杨幂出道以来的首部文艺片,她饰演的江萌身体不太好,性格很执拗。在第43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上,外媒评价影片“充满了引人入胜的勇气”,并称赞杨幂“经历了奇迹般的转变,奉上了强硬、真实、具有自我挑战”的表演。此前,《宝贝儿》入围了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在今年的平遥电影节首映单元获最受欢迎影片提名。

  前晚,导演刘杰来到广州和影迷见面,并在结束后接受了记者采访。为何会选择杨幂出演女主角?如何磨练杨幂的演技?“流量演员”主演文艺片是给自己“镀金”吗?刘杰导演给出了非常诚恳的回应。

  刘杰:《宝贝儿》和我以前的片子比如《马背上的法庭》是一脉相承的,我一直关注社会问题,关于文化、传统、人情、法理。2009年,我的一位好朋友生了个重度脑积水的孩子,医生给他三天时间考虑救还是不救,他三天没睡觉,约我出来喝一杯。见我之后,他说哪怕牺牲自己,也要救这个孩子。这个孩子现在还活着,他们的生活也发生了巨变。后来我去福利院,看到很多被遗弃的残疾孩童,我意识到这个人群之前是被大家“屏蔽”的。

  刘杰:有一个数据是,每年有数万名儿童被遗弃,其中大部分是残疾儿童。这些儿童,鲜少有人收养,背后原因很复杂,我想把我的困惑拍出来,希望引起大家的讨论,有讨论才会有解决的办法。

  羊城晚报:这个题材很沉重,但《宝贝儿》拍得极度克制,听说结尾拍了好几个版本?

  刘杰:我老说电影是十万个选择,这不是骗人,观众能从你的电影里读出来你动了什么脑子。我们要做的就是坚决不让观众哭,不煽情不卖惨。电影不是做宣传,也不是贩卖情怀,我的很多电影都没有结局,只是拍出难解的问题。那种非黑即白的结局,不是我的片子。

  面对有缺陷的新生儿,是救还是不救?如果活下来,他们长大后会面临什么?不同的人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完全不一样,也不可能有所谓正确唯一的答案。我只是取了不同人群的观点,放到电影里。如果观众走出影院心乱如麻,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刘杰:她自己是被亲生父母抛弃的孩子,看到郭京飞演的父亲和那个病婴时,可能觉得看到了自己的命运。很多观众可能会忽略,江萌本身也患有同样的疾病,她的智力不太高,价值观非黑即白,有点傻愣愣的,这就是她执拗要去救孩子的心理依据。

  刘杰:一开始我接受杨幂,是因为她看起来很瘦弱,像身体不太好的女孩,但身上又有很顽强的劲儿。最大的问题是她太聪明,反应超级快,如果斗嘴,你永远占不到便宜,话没说到一半,她就知道你要说什么,直接打断你还能怼回来。这一点她不够沉得住。现在大家看到的大部分镜头,是她进组9个多月之后拍的,我用了9个月把她变成既有劲儿又木讷的女孩。以前,她演戏不是这样的,但在这个片里,她的反应很慢。

  刘杰:作为导演,我只拍我相信的东西。面对杨幂,我只做一件事——把你摁成村里那个小姑娘,你自己爱怎么演就怎么演。至于怎么摁成那个角色,那要用我的方法。有时候我失去耐心,急了,也挺狠的,会从心理上重击她。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改变一个人,让这个人不是在演,而是变成这个人。她有时会“控诉”我,说我丝毫不懂得保护演员,其实我会在需要保护的时候保护,需要摧残的时候摧残。

  刘杰:郭京飞演的角色就像当年我那个朋友,我问他能不能接受三天不睡觉来演这个片?他说没问题,但我怕他偷偷睡觉,安排了两个人昼夜给他打电话,确认他没睡。大家看到他在片中的状态,是疲惫到几乎脱相来演的。进组之后每天也只让他睡不到4小时,还不让洗澡,晚上不脱外套就在沙发上睡,这样的状态就是对的。但这样的状态没法持续太长,身体受不了,郭京飞的太太来探班,我就特别不好意思,连跟人家道歉。

  刘杰:杨幂是北京人,南京线个月,每天有方言老师教,还让她下载了一个讲南京话的APP,有时我看见她没在听而是在打游戏,脸立刻就会垮下来。哑语特别难,一个手势一个字,一句话要上百个手势。我也曾经崩溃,觉得是不是给自己挖了个大坑,但杨幂和李鸿其都做到了。

  刘杰:杨幂认识我之后就变了,现在她走在任何地方,别人拿手机拍她,她可以无视,但我刚见她时,两百米之外有人举起手机对她,她都能看见,她很介意。为什么现在不?片里有一场戏,小军在农贸市场拿菜,杨幂说她要去马鞍山,这场戏是在南京最大的农贸批发市场拍。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4-2018 秒速赛车_秒速赛车平台-【秒速赛车彩票官方指定】 版权所有    鲁ICP备9879415-1号|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