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同时也要给几万块礼金

  “结婚花点钱倒是小事,可因为这几万元钱伤了两家的和气就得不偿失了,对我们以后的相处肯定也会造成不好的影响。”刚刚结婚不久的贺旭提起自己结婚时候的事情,仍然有些许的不快,本已经谈好的彩礼钱,却在结婚前夕又多出了许多附加费,让双方家长的关系不融洽。

  贺旭和妻子小敏是初中同学,当时他们同在延安的一个县城里,升高中后,小敏跟随家庭来到了西安,贺旭则依然在县城里读完了高中,高中毕业后,二人更是分别去了河南商丘和咸阳。而就在大一时的一次初中同学聚会上,已经断开联系四年的贺旭和小敏重新见了面,并走到了一起。接下来便是长达三年的异地恋,好在双方的感情并没有因为距离而疏远,毕业之后两人留在西安并开始考虑结婚的事宜。

  “之前都是一个地方的,双方的家长也都互相认识,习俗相同,结婚的事情说起来也比较方便。”贺旭说道,今年年初,家里正式将结婚提上了日程。购买首饰、手表、新衣服,男方将这些费用都包了下来,当然这并不是彩礼,到了结婚前两个月的时候,根据当地习俗,双方再举行正式的订婚仪式,届时才会谈及彩礼事项,贺旭解释道:“老家的风俗习惯就是这样,订婚也挺隆重的,双方的亲戚都会参加,男方则将商定好的彩礼给予女方家庭,同时敲定结婚的具体事宜。”

  根据贺旭老家的结婚“行情价”,彩礼皆为8万元,但婚礼当天还有“入门费”、“压箱钱”、“零花钱”等费用,“虽然名目繁多,但其实都只是让林林总总的花销有个正当的说法而已。”加上彩礼费用,男方一共给了女方15万元,而就贺旭的说法,这样的花费在老家其实只是正常而已。

  本以为一切都已经谈妥,两家人只要顺顺利利地成为一家人便可以了,但就在婚礼前夕,双方家长再次共同商讨次日结婚的细节时,却出现了变故。先是女方提出要在婚礼当天另加两套衣服,分别为“上马服”和“下马服”,“家长问及订婚时为何未提及,对方只是称疏忽了,并看到其他家的女儿都有这样的服装,觉得自己女儿也不能吃亏。”提起当时的场景,贺旭仍然有些愤愤不平,两套衣服是3000元,此外接送人的红包也要另加钱。而之前商定好不用特意去购置首饰,并包括在15万元之内的“首饰五金”,对方也要求买一套在婚礼当天展示出来,理由是“亲戚朋友都会看到,显得有面子”。一来二去,贺旭的彩礼增加到了18万元,而这些都发生在婚礼的前一天,事已至此,男方也只能硬着头皮将对方索要的费用悉数交付。

  如今,贺旭和小敏已经新婚三月有余,而提及当时彩礼的变故,贺旭仍然有些不悦,“父亲本来就觉得女方要求太多,因为彩礼一事对于女方的不满有增无减。”贺旭无奈地说道,结婚花钱的确也是应该,不过因为这些造成双方家庭的芥蒂确实也太不应该了,不过好在风波已经渐渐平息,双方家长表面上还算过得去,父母也是希望儿女能够好好生活,只要对得起父母的这份心意,相信这件事的影响也能够逐渐淡化。 (文中受访对象为化名)

  @粉娃娃:我觉得两个人真心相爱彩礼根本没有必要,我爸妈1993年结婚,我爸说那时候去提亲就带了两盒糕点,现在俩人感情还是很好。

  @倾城飞刀:以前结婚好简单啊,不用买车买房,两个人一起为未来奋斗,这才是婚姻的真谛啊。

  @摩天轮懒猫:现在农村还有送棉花当彩礼的习俗呢,但是同时也要给几万块礼金,看来现在农村城里都一样,彩礼都免不了了。

  @ viphyh:彩礼没必要给太多,意思一下就行,夫妻俩把父母给的彩礼存起来,以后有了小孩花钱的地方多了,还能用得上。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4-2018 秒速赛车_秒速赛车平台-【秒速赛车彩票官方指定】 版权所有    鲁ICP备9879415-1号|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