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当代首饰”自发声的那刻起便从未处

  于今格艺术中心开幕的“梅香—滕菲·当代首饰展”是艺术家滕菲继2011年个展“寸·光阴Ctrl+S”之后,近五年思考的片段呈现。艺术家以同名作品《梅香》为展览命名,象征砥砺后的重生。艺术家面向自我生命困局思索与求解的过程,隐喻着一个希望的萌芽,并对当代人在这个充满多虑与不安的时节能否走出自身的困境抱持一份乐观的执着。滕菲从未将“人”视作抽象的符号或者概念,而是让个体生命的价值在情感的作用下获得尊重与珍视,用自己的创作枝蔓向每一份内心深处潜藏着的记忆和情感伸出善意的邀约。

  滕菲的首饰是其个体生命与思考轨迹的真实记录,同时作为中国“当代首饰”的倡导与推进者,又为首饰艺术筑建了一片自由驰骋的创作场域。198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的滕菲,于1990年前往柏林艺术大学学习。五年的德国经历给予滕菲的艺术以开放、自由的外在形态与内在严谨、充满哲学意味的思辨性。正是在德国,滕菲发现了首饰艺术这个在当时国内完全没有人了解,却充满了各种可能性的领域。1995年,从柏林回到中央美术学院任教的滕菲于学院首先开设以“材料实验”为主的课程,并在积淀七年之后的2002年,将“当代首饰”真正带入中国——这粒种子在滕菲主持创建的中央美院首饰设计专业终于落地生根。

  将“材料实验”作为首饰艺术的创作入口,二十年前滕菲这一自觉的选择,无意间将随后发生的中国“当代首饰”置入当代艺术“共时性”的结构之中。可以说,中国的“当代首饰”自发声的那刻起便从未处于自说自话的真空中,她与当代艺术历史并行且互为观照。在今天,如何定义首饰、定义首饰与人的关系,以及它作为与人关系最为紧密的佩戴物,如何在创作、佩戴和观看之间寻找到更多的可能性,作为一个指向历史、当下、文化、社会、人类、哲学等不同领域与维度的敏锐的发问者,滕菲将问题抛出,而我们从她的艺术中或可见微知著。

  在当下的中国,这个当代艺术疲态初显的时刻,再去回顾多年前滕菲选择的这条孤独的创作路径,却因这份选择的孤独与从未被打扰而将“当代首饰”的成长轨迹衬托得越发清晰与坚定。滕菲与她的首饰艺术实践是一个传统意义上不曾有过的案例。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滕菲与她的“当代首饰”将会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历史中特别值得研究的宝藏。

  作为艺术家的滕菲是孤独的,可身为一位首饰艺术的导师,滕菲又是丰饶的,在将近二十年的播撒与浇灌中,一大批带着首饰艺术创作基因的年轻人在这片土地上开花成熟,又接着落在他们自己的土地上。他们将会决定未来中国“当代首饰”的面貌与格局。“梅香—滕菲·当代首饰展”亦邀请到他们中的二十五位参与到展览中来。如艺术家滕菲所言,展览呈现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最终要发出的是“自己真实、准确的声音……”,为受众对首饰艺术的观看呈现别样的可能。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4-2018 秒速赛车_秒速赛车平台-【秒速赛车彩票官方指定】 版权所有    鲁ICP备9879415-1号|网站地图